关闭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30天内) 忘记密码?

用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微博账号登录 QQ账号登陆

关闭

找回密码

关闭

邮件订阅

当前位置:网赢天下网>对话>

鄂玉鹏:地狱12层的追光者

2017-08-28 09:05来源:网赢天下网0


       在鄂玉鹏儿子的眼里,他这个老爸够“哥们儿”,一有空闲就陪着自己看动画片、打游戏、组装玩具。不过,有时也忒“小气”,有一套很精致的变形金刚被爸爸藏在办公室高高的书架上,从不让他碰。
   
       妈妈说那是很贵的限量版,里面装着爸爸的“梦”。年幼的他对妈妈的话似懂非懂,但随着一天天长大,看着爸爸公司的叔叔阿姨们在电脑前认真地画着,讨论着,一个个动物、植物、人物,从平面到立体再到动起来。哇!原来自己那么喜欢的动画片就是爸爸他们做出来的,老爸简直就是他最爱的“擎天柱”啊!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从小在黑龙江长大的鄂玉鹏去成都上大学时完全料想不到,自己在毕业后10年间会横跨7个行业,而且未来的事业会与动漫结下“不解之缘”。
   
       主修酒店管理的鄂玉鹏1996年大学毕业后,去武汉做了一名传菜生。1997年,他路过潍坊看望做服装生意的母亲,被挽留下来,一边照顾自家生意,一边与朋友合伙开饭馆。可是饭馆没开多久就“黄”了,还欠了一屁股外债,鄂玉鹏第一次尝到了创业失败的滋味。
   
       1998年,鄂玉鹏应聘做了一名调酒师,“昼伏夜出”打工还债的间隙,他阅读了大量营销策划方面的书。企业产品经过定位、包装、创意、广告、文案等策划环节,一经推广就“火”了,鄂玉鹏觉得自己很适合从事广告行业,于是在2002年南下湛江做起了广告策划。
   
       正当他要在广告行业大展拳脚的时候,母亲的辞世让他警醒,“未来的生活不仅要让母亲放心,也要对自己负责”。2003年,鄂玉鹏到上海做了一名市场销售员,虽然业绩和客户在短时间内提升很快,但他依然认为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于是毅然在2004年回到潍坊,加入朋友创立的互联网公司。
   
       十年兜兜转转又回到母亲曾经奋斗的城市,这一次鄂玉鹏决定“扎下根来”,尽管这家公司正面临着欠债和人心涣散的窘境。恰逢日本要求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关口,为了鼓振团队士气,鄂玉鹏带领员工在潍坊最重要的商业广场搞了“反对日本入常”万人大签名活动。活动的成功再次找回了团队的凝聚力,公司也顺利拿下百度代理业务。
   
       此后公司以三线城市的市场做出了二线城市的业绩,再接再厉拿下了山东五个地市的代理,在山东互联网界成为一颗耀眼的新星。而凭着不计报酬和把所有任务当自己事儿做的“老板心态”,鄂玉鹏也在互联网行业站稳了脚跟。
   
       2009年,正值国家鼓励动漫产业发展的热潮,凭借高中时的动漫情结和与生俱来的使命感,鄂玉鹏创立山东中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成为中国动漫发展之路的探路者。
   
       在鄂玉鹏眼里,创业者大致有两种:“一种是在你从事的行业钻得特别深的专业型人才,阅历深厚且自带人脉和资源;另一种是像我这种杂家,公司运营所需要的方方面面都懂一点,无论哪方面出了问题需要你顶上,你就能顶上。”
   
       烟台苹果莱阳梨,不及潍坊萝卜皮
   
       “优秀动画片千差万别,但主旋律只有一个:爱和勇气!”
   
       动漫情结加上无知者无畏的勇气,促使鄂玉鹏毅然投身于未知的动漫产业,梦想建立“中国迪士尼”。
   
       中动传媒的“处女作”是由《大话西游》原作者卫捷做编剧,以萝卜为主角的原创3D动画《精灵萝卜娃》,既体现了潍坊的地方特色,也是山东第一部在央视播出的三维动画片。虽然成功播出了,但是并没有为中动带来多大收益。

   
 
       “这个作品体现了我们思维的局限性,一心想着要做有传统文化、有地方特色的作品,而没有关注消费者喜欢什么?市场需要什么?”
   
       中动第二部动画片《黑逗木仔奇遇记》取材于成语典故“画龙点睛”,是从古代穿越到现代的故事,在央视播出后,ROI依然没有多大提升。

   
 
       “当时动画公司的想法都是这样,先在央视播出,然后再想其他办法。但是电视动画片偏低幼,而低幼受众没有独立消费能力,家长又很少有时间陪孩子看电视,对孩子的动漫衍生品需求无感或以盗版糊弄,这也是连喜洋洋都难以通过衍生品盈利的原因。”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鄂玉鹏明白使中动陷入僵局的是电视动画片的局限性、商业模式的保守思维和产业链的割裂。嗯,是时候改变了!
   
       从“养闺女”到“找对象”
   

       “与其我们自己费劲做原创,不如去投资制作优秀作品。”
   
       在鄂玉鹏看来,自己搞原创就是耗时耗力的“养闺女模式”,不论女儿美丑最终得想办法嫁出去。而“找对象模式”就好比上“非诚勿扰”节目,可以选择情投意合的嘉宾谈恋爱。
   
       于是中动打破原有思维模式,自己做原创的同时也投资具有市场潜力的IP。 2012年,中动传媒投资、制作了52集大型三维动画片《食功夫之美食大冒险》,这部改编于“中国包子大战日本寿司”网络短片的爆版动画获得市场高度认可,不仅百度指数全面超越《喜洋洋与灰太郎》,也开创了“植入式广告+贴片广告”的新模式。

   
 
       2014年,中动增加了国际合作项目,与西班牙Nep Tuno Films共同投资并制作动画喜剧《毛驴小侦探》,参与制作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奥飞动漫《超级飞侠》,与中广树德、糯米影业合拍动漫电影《嘻哈英雄》。

   




 
       互联网+动漫,做有钱有未来的事
   
       “不赚钱的事不要做,只赚钱的事也不要做,最好做有钱有未来的事情。”
   
       怎样做才能既赚钱又有未来?互联网+动漫才是王道。当互联网打通产业链,动画动漫面对的就是活力热情的、有购买力的轻熟人群。
   
       2015年,中动开始踏上“离钱近”的路径,引入日本动画《美少女死神》国内发行和商业授权,网络累积点击超过1.2亿次,发行韩国网络动画短剧《爆笑虫子》,全网点击量过百亿。同时,参与制作国漫电影《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熊出没》等。

   
 
       动漫广告定制,是鄂玉鹏的另一张王牌。中动传媒通过对接广告商迅速锁定企业需求,为品牌量身创作专属故事,运用不受拍摄限制的微动漫,定制出符合品牌调性和风格的个性化作品,拉近受众距离的同时提升品牌社会影响力。
   
       你印象中航空公司的安全教育片是不是这样的......
   
       中动为台湾最大航空公司--长荣航空定制的安全教育视频,画风却是这样的......
   
       是不是形象生动又不失教育意义让人眼前一亮?
   
       《日月潭轨道车》则通过4D动画体验,犹如带领大家穿越时空一般,领略日月潭的旖旎风光,告诫人们只有秉承环保精神才能让美景生生不息。

   
 
       目前中动的主要业务是:网络动漫IP孵化、动画大电影和动漫广告定制。“好IP是有生命力的,动画大电影的盈利模式也很清晰,为企业定制动漫广告可以解决现金流的问题。”鄂玉鹏表示。
   
       毋庸置疑,孵化动漫IP是为了打造具有庞大受众基数的超级IP,这是一个需要长期付出却风险较低的过程,根据IP热度可以进一步动画化或真人影视化,创造巨大的经济效益。通过改编优秀IP而创作的动画电影,可以利用IP影响力凝聚稀缺的受众注意力资源转化为票房,直接获利。
   
       鄂玉鹏透露,目前中动制作中的两部作品已经达到了欧洲电影级别,自己非常满意且有信心,希望早日投入市场接受观众检验。其中一部是科幻题材的合家欢大电影,讲述人类环境恶化后,利用太空资源拯救地球的故事;另一部则改编自热门游戏IP,探讨人们如何处理虚拟和现实世界之间的关系。目前创作中的其他IP,如奇幻题材《道者无心》、商战题材《输赢》等,无论从剧情还是绘画都有了质的飞跃。

   


 
       经过动漫产业8年“抗战”,鄂玉鹏用爱与勇气统领具有国际水准的动画制作团队200人,中动的“动画帝国”初具规模。

   
 
       走出沃野“迷宫”,追寻“地狱”之光
   
       “动漫市场的未来是一片沃野,问题是拦在我们中间的是一个大迷宫,我们在迷宫中不断碰壁,又在碰壁中不断前行。”
   
       在跌跌撞撞中,鄂玉鹏不再是生疏的外行人,他认为动漫公司变现困难在于广告业和动画业未能有效融合,商业化植入与品牌合作形式需要创新,而动漫产业应努力做到的是,拥抱互联网、符合资本和市场要求。
   
       在一次行业论坛上,爱奇艺的杨总关切地问鄂玉鹏:“我们都知道这些年动漫行业一直在地狱里,生存很困难,你怎么样?”他笑着答道:“虽然大家都感觉在地狱里,其实并没沉到底,地狱有18层,我希望能触底反弹。可喜的是,现在动漫行业开始反弹了,我感觉已经从18层弹到12层了。”
   
       没有人能泰然自若的在地狱里欣赏曼陀罗,太多人选择了自我放逐,而鄂玉鹏始终坚守阵地自我救赎。
   
       “路狭峰远料难攀,遥望谁人不畏艰。只为绝顶好风景,风飘雨摇亦心甘。”从鄂玉鹏写的小诗里,我们似乎读懂了他的执着。因为爱,所以无法割舍;因为勇气,他坚信有一束光,最终一定会指引他冲上地面……

沙龙

More

2017阅读领航者·时代峰会

活动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