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30天内) 忘记密码?

用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微博账号登录 QQ账号登陆

关闭

找回密码

关闭

邮件订阅

当前位置:网赢天下网>视点>

林松涛:腾讯开放的这5年

2016-12-15 09:32来源:北京晨报0

  18岁的人生总是热爱思考,腾讯也是如此。从一只呆萌的“企鹅”成长为亚洲市值最高公司,对未来的勇敢探索和对过去的坦然正视从来都密不可分。如果5年前的腾讯没有选择开放会怎样?“历史永远没有如果,但我相信如果腾讯没有开放,肯定不如今天,甚至远远不如今天。今天你提到腾讯,不是因为腾讯强大而惧怕腾讯,很多企业真的会感谢腾讯,因为他们的成功有我们的帮助。”腾讯副总裁林松涛说。

  1 必修课

  “做减法,最难的是要减掉那些对的事情”


  诞生于1998年的腾讯,今年的11月11日,迎来了18岁生日。从QQ到QQ空间,再到微信,腾讯在互联网发展经历的窄带、宽带和移动三个阶段,均有最具代表性的产品推出,而支撑产品创新的,一直都是技术原力的驱动。

  腾讯副总裁林松涛就永远忘不了刚加入公司时的情景。“我是一毕业就来了腾讯,也算是一路见证了腾讯的发展历程。我加入公司头一个月,当年招我进来的高级副总裁吴宵光,跟我讲了一句话,这是一个能让你改变亿万中国人互联网生活的地方。”

  腾讯QQ的第一位产品经理是马化腾,而林松涛则是腾讯正式设立产品经理岗位后的第一位履任者。今年是林松涛在腾讯的第13个年头,他坦言当年不可能预见到QQ今天的发展速度。“可我们当时就认为这绝对是一个有巨大用户价值的产品,但是你说能预见到它的活跃用户数高达9亿,这个当时确实没有想过。”

  虽然语气谦虚,但你依然能听得出,林松涛为能担任QQ第一任产品经理而深深地自豪感,“QQ上的星星、月亮、太阳的评级方式,那就是当年我做的。”

  回首当年的研发过程,林松涛依旧透露出敬畏和感慨,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在腾讯早期的时候,对于产品经理的职责并没有做非常充分的细分,不像今天,一个产品可能就有十个、二十个产品经理在做,每个人都有很详细的分工。“很多事情都是一个人在做,你一方面要看用户的业务数据,除了宏观数据,还要看很多详细的用户的操作、行为的数据,而且还要经常上论坛,甚至你自己都要回复用户和联系用户,要加到很多QQ用户群里面,去听用户对你们新出的功能版本的感受。”林松涛表示,“用户骂你是件特别正常的事。他一骂,我们往往就更关注,用户不满的原因到底在哪里?下一个版本该怎么出,未来的方向应该是什么?”

  也是从那时候起,林松涛意识到在腾讯做减法的重要性:“腾讯内部的产品经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要做减法,做减法不是说减掉那些错的事情,那些谁都会。腾讯内部做减法最难的事是要减掉那些对的事情,这是最难的,实际上就是怎么从对的功能中排优先级,找到用户最需要的。”

  备注:PK文化

  “不是说Pony PK 你,你就一定要照他的改”


  在腾讯的内部培训材料中,一直保留着一个经典案例,某个产品版本里面有十个特写,但当你只能放进去三个的时候,你要放哪三个?10选3并不是个容易的取舍,特别是当大家意见不一致时,争论就会发生。这种争论,往往是一场用户看不见的PK,在腾讯内部,它也成为一个有些刺激的名词“PK文化”。

  到底该听谁的?“你得有充分的理由去说服对方,绝对不是说看谁官大、谁官小,更重要的是大家站在一起。包括Pony(马化腾),到今天都会经常跟腾讯某些产品经理PK。但不是Pony PK你,你就一定要照他的改,他也会跟你一起讨论:这个交互体验的按钮是放在这边,还是放在那边,要细到这个程度。所以这个文化是腾讯自上而下的。”

  不同于外界理解的残酷竞争,林松涛眼中的腾讯“PK文化”是一种平等的声音,通过讨论、PK来决定那种情况对用户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这种竞争在我们看是良性的竞争,大家以尊重用户行为为底线,这其实可以保持团队的活力。”林松涛表示,“在互联网的体验设计里面,很难有什么东西绝对是对或错,很多时候是基于某些维度和某些取舍原则来进行判断。”

  2 意外

  “偷菜”促成了腾讯开放 新浪微博逼出了微信


  “在这个公司工作十几年,每天的感觉都像创业一样。”十三年来,林松涛先后负责并主导了QQ、QQ空间、黄钻增值服务、QQ农场、开放平台、广点通等产品研发和管理工作。2011年,林松涛带领团队从无到有开始了腾讯开放平台事业的征程,并最终确立了在业界的领先地位。其间,开放平台也先后孵化出了广点通、腾讯云这些腾讯关键业务。2013年起,林松涛又全面负责开放平台和应用宝团队的整合,实现了应用宝的崛起和快速发展——短短两年就从行业跟随者一跃成为市场第一。一连串的跨部门经历有的是因为机遇,但更多的是出于林松涛的主动选择。但真正让林松涛看到社交的力量和价值的,却是一个意外的小创意。

  2009年,做了几年的QQ空间想尝试些新花样,一家名叫“五分钟”的公司的创意打动了他们。“世界上农场这个模式的创始者就是五分钟这家公司,绝对的中国原创。这其实是挺值得中国人骄傲的一件事情。”林松涛表示,跟五分钟合作偷菜游戏的QQ农场迅速风靡网络,后来很多海外互联网大公司都借鉴了这个创意。

  “偷菜”点燃了全民社交的欲望,在峰值的时候,每年有几亿用户在上面同时“偷菜”,这也让腾讯看到了跟第三方合作伙伴合作所蕴含的价值和机会。“一方面,有很多事情是我们做不到的。另一方面,当上亿用户同时偷菜时,五分钟的那套程序架构马上就顶不住了。”林松涛表示,他们帮助五分钟团队在后台全部重写了后台程序,包括底层架构和技术构架。创业型团队往往爆发力特别足,容易产生“爆款”,但往往在发展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难以跨越的技术积累。让一个初创型公司去走腾讯已经走过了十年的架构级的积累的度,对一个创业型公司来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也不太可能。

  “所以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觉得要把腾讯的这些能力开放出来,才有可能帮助一个又一个像五分钟这样的公司真正走向成功,那个时候我们就坚定了要走开放这条路的信念。所以在2011年我们正式把开放的大门打开。”

  其实,类似“偷菜”促成了腾讯开放这样的“意外”在腾讯内部并不少见。意外的出现往往是一款伟大产品的诞生,以及一个决定命运的改变。命运总会在绝望之时为你打开一道大门。五年前,3Q大战之后微信诞生之前,腾讯遭遇了“新浪微博”崛起的危机,这又是差点让腾讯死掉的一道坎。可正是在腾讯微博无法战胜新浪微博时,最早是个邮件系统的微信承担了转型的任务。腾讯轻装上阵转攻手机即时通讯,3个团队同时开发微信,通过语音功能,以及与手机通讯录的整合,导入高端用户,增加黏性。

  备注:3Q大战

  “加快了腾讯开放的进程,但不是主因”


  2011年前后,还有一件大事,就是3Q大战。战况的激烈和交锋至今都让人记忆犹新,也给双方留下了不同程度的后果和反思。“大家从外界都会觉得腾讯是因为3Q才开放的,其实不是这样。”林松涛郑重地表示,很简单的例子,3Q大战最高峰是在2010年底,腾讯在2011年初马上就开放了。为了开放,腾讯云这些架构级的梳理,全部都准备好了。为了开放,在腾讯内部联合了二十多个部门。

  “如果从那个时候我们才决定开放,内部的整合资源、整合力量,再花时间去跨越春节,再去做这些事情,根本是不可能实现的。”林松涛强调,“实际上我们很早就在准备开放这件事情。更准确地讲,你可以理解3Q大战是催化剂,但它不是主要原因,它加快了我们开放的进展和进程,但并不是我们下决心开放的原因。”

  但3Q大战仍然让腾讯受到了用户的谴责,也给腾讯上了深刻的一课。林松涛至今都没忘记2011年宣布开放式媒体的质疑声。“Pony从台上讲完腾讯要走开放这条路的时候。那天所有的媒体采访,每个人都会问同样一个问题,你们是真开放吗?很多人的想法都是,你们是不是就是因为3Q大战来做一场PR而已?后来是不是真开放这件事,林松涛自己也被媒体持续问了一年。“当时我跟大家说,我今天说什么,都不重要,我说了你们也不一定会信。大家可以看结果,看腾讯是不是真的做开放,还是说只是一场公关秀、只是一场PR,用时间来证明这一点。”可到了第二年,林松涛发现没人问他类似的问题了,“很多事实已经摆在这里了。”

  3    再造一个腾讯

  “到底什么才会颠覆微信?我们也在思考。”


  2016年,腾讯开放平台助力的上市企业达到30家,合作伙伴总估值突破3000亿元,第三方总收益超160亿元,30个腾讯众创空间在全国落地生根。这份成绩单,预示着腾讯“再造一个腾讯”的目标的提前完成。

  美家帮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戴洪亮就是腾讯开放策略的受益者。这家致力于互联网装修的公司是腾讯众创空间孵化的一个项目,2014年8月份创立,2016年3月份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从成立到登陆新三板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戴洪亮表示:“有腾讯的助力。”

  2015年2月份,腾讯众创空间A轮入股了美家帮,给了美家帮数十万精准用户的对接扶持。“这在整个垂直装修行业里面,是一个非常有爆炸性的、非常有力度的一种直接对接和支持。”除了订单,腾讯的背书也坚定了随后的投资者东方控海、天图资本、北京朗玛峰创投的信心。

  除了资金、订单和品牌树立外,腾讯还在互联网梳理装修服务行业上也给予了支持。腾讯产品的经验对美家帮的ERP系统帮助很大。“我觉得跟着腾讯不仅是赚小钱,而且是有机会赚大钱,把事业做好了就是最好的赚钱。”

  85后创业者微盟CEO孙涛勇对腾讯的看法也在转变。“以前认为开放不是他们的主要标签,更重要的还是敬业和注重用户体验,可后来发现他们变化蛮明显的。”孙涛勇眼中的腾讯开放的标志性事件是腾讯把整个电商业务剥离给京东。“其他的小事情,外界感觉不明显。但是他们自己本身能放弃直接去建立的电商团队,专注底层架构,专注于开放平台体系的搭建。我觉得是腾讯开放的最初一步。”孙涛勇至今都没忘记跟微信广告团队接触的情景,开放但在用户体验上坚持,是他对微信广告团队的深刻印象。“他们最早推出时特别谨慎,只有很少的功能。他们来了三四次,来到我们公司,来到上海跟我们谈,花了一个下午时间来跟我们做沟通、调研,我们可以充分地表达。但他们也很谨慎、稳健,如果不符合规则或是有可能伤害用户体验的,告诉你不行就是不行,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我们做开放平台就是做生态,就是希望在全方位降低创业门槛,这并不是去保证你创业一定成功,而是给你插上一双成功的翅膀,你能带着这双翅膀飞多高,是要看他自己的努力的。”林松涛表示。

  林松涛表示,其实不论是腾讯还是阿里,都是开放分享,只靠单打独斗是做不大的。很多大公司有今天,都来自于有开放的生态,我们相信未来成长起来的,包括下一代、新锐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分享经济最典型的,都是靠用户贡献的价值和聚合更多人的力量,这是中国未来互联网整体发展的趋势。“所以我们跟很多创业者讲,在创业时不要以颠覆BAT为目标,以这个为目标的人实际上都失败了。而扎根到用户需求本身,扎扎实实服务用户,做接地气的事情,并在其中体现自己价值的公司,才能长大。”

  是不是成为下一个BAT,或许只是结果,而不是目标。如果努力到位了,可能就会成为一个新的独角兽,成为互联网上新的力量。可正是这种快速变化和不确定性让互联网行业永远充满着“危机感”,就连腾讯自己也一样。

  “所有人都在想,到底什么才会颠覆微信?其实我们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林松涛表示,很多人现在用手机的时间消耗在了微信上,但如果有了比微信更方便的交流方式,人们还会用微信吗?甚至手机本身是否也会被取代?“下一代的硬件和新人机交互方式将会颠覆手机,将来人可能有一个随身的智能小秘书,而载体一定不是手机。”

  备注:创业者

  “为了研究年轻人的心态,努力看完《小时代》1-4”


  在与创业者接触的过程中,腾讯自身也发生了改变。为了研究年轻人的心态,林松涛会“努力”看完《小时代》1-4,音乐排行榜上的“神曲”也成了他的必听曲目。

  “中国的创业者越来越年轻,这是一个很可喜的变化。他们越来越崇尚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完全抄袭别人、或者照搬别人模式的做法越来越少了。”在林松涛眼里,85后、90后的年轻一代中国创业者越来越像美国的硅谷,对财富、物质需求已经不是他们第一诉求了,去照搬一个东西来,甚至做一些小改动,这种不酷的捷径对于真正的新锐创业者来说是不屑于做的,而这种基因逐渐在中国的创业者身上得以显现。

  也正是因为如此,腾讯开放的脚步迈向了世界上更远的地方。一方面,是因为全世界有很多华人创业者非常期望能够回国发展;此外便是自身国内市场的相对饱和,但他们的创业模式可以放在中国来做。“很多合作伙伴开始走出国门取得成绩,在东南亚、在南美、在欧洲,都会接触到令人眼前一亮的项目。”

  回顾五年的开放历程,林松涛颇为自豪:“我们真正帮助了很多人,甚至是从行业角度来看是新手的创业者。他们进入了这个行业,并且取得了一些创业老兵都没有取得的成就和高度。他们去上市、去敲钟,都会给我们发回一些照片,我会比他还高兴。”遗憾当然也有,那是整个团队几年下来的投入度和个人牺牲。有的同事一年来超过100天都在飞机上,别人春节抢红包的时候也在加班,可这些小遗憾也都要“感谢”当初开放的那个决定。

沙龙

More

2021腾讯数字生态大会,共

活动日历